湖南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鲁国富:红楼生死结

网络整理 2019-05-27 最新信息

红楼生死结

鲁国富 江苏省涟水中学正高级教师

在过去,绝大多数中国人是把死看作和生一样重要的,即所谓的“视死如生”。

在他们看来,所谓死,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生活。

于是,他们活着的时候便为死做着准备。活着时候地位高、生活好的,便想死后把今世的荣华富贵带到另一个世界去;活着的时候贫贱穷苦的,则希望通过今世的准备让自己在另一个世界活得更好。这样,便有了秦始皇从13岁即位时便为自己修陵墓、汉朝的楚王刘戊生前把楚国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用于修建自己陵墓的举动。他们把活着的时候能带的都带去,不能带的就按照他所喜欢的事物的形态做成陶的木的等安放到自己陵墓中。总之,他们希望在死后仍然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这些人既然视自己死后有灵魂、要生活,当然也就相信他们已经逝去的祖先有灵魂、要生活。因此,他们一方面为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做着准备,另一方面也积极地为他们逝去的祖先提供祭品,以确保他们的祖先在另一个世界生活无虞,这便是祭祀。

在他们看来,若对祖先的祭祀断绝,祖先便成了孤魂野鬼,只能挨冻受饿,流浪乞讨。所以断绝祭祀的行为便是大不孝的行为。

这便是孔子所说的要“慎终追远”。

“慎终”就是谨慎地办好父母的丧事,“追远”就是恭谨周到地做好对祖先的祭祀工作。“慎终追远”是20世纪以前的中国社会对孝的一个最起码的要求。

就是说,任何人都不能因为自己没了后代,而让其祖先的祭祀台上断了香火和供品,使他的祖先在另一个世界永远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

所以那时候的人们强调:“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鲁国富:红楼生死结

无后,在近代以前的中国人眼中是一个极其恐怖的事。

中国的封建社会休妻的理由有七种,叫“七出”或“七去”。儒家 “九经”之一的《仪礼·丧服》指出,七出者,“无子,一也;淫佚,二也;不事舅姑,三也;口舌,四也;盗窃,五也;妒忌,六也;恶疾,七也”。 《大戴礼记·本命》所载的七去为:“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不顺父母去,为其逆德也;无子,为其绝世也;淫,为其乱族也;妒,为其乱家也;有恶疾,为其不可与共粢盛也;口多言,为其离亲也;盗窃,为其反义也。”

“七出” “七去”表达虽然不同,内涵却基本一致。其中“无子”都是男子休妻的充分条件之一。“无子”之所以被列入七出之中,就是因为它断了一个家庭的香火,绝了一个家庭的祭祀。

除了“无子”,“妒忌”也是男子休妻的充分条件之一。因为“妒”还是不“妒”与一个家庭所谓的香火有着直接的关系。在封建社会,为了多生儿子以保证香火的绵延不绝,有条件的男人是可以娶多个老婆的,这就是人们所熟悉的一夫多妻制。在一夫多妻的家庭里,如果一个女人“妒”,则意味着她追求专房独宠,这便会影响这个男人其他老婆的生育,男人可以直接把她休掉。特别是如果一个女人既不育又“妒”,男人更是可以理直气壮地把她休掉。

在休妻的七个理由中,跟香火有关的条款就占了两条,中国古代对香火兴旺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香火旺的家族,其人口变化的态势是不断增加。

若在某一时期,某个家族的人口徘徊不前甚至不升反降,这个家族就可能走在衰亡的恐怖之路上。

鲁国富:红楼生死结

贾府便走在这条恐怖的衰亡之路上。

《红楼梦》前八十回里,有三处对丧事的具体描写。

第一次秦可卿之死。贾珍请一百单八禅僧超度,九十九个道士打醮;用上等木板做棺,花千二百两银子买脸;瑞珠触柱殉死,宝珠摔丧驾灵;王公贵族路祭,合家老小送丧。贾珍真的是倾其所有,努力把这场事体做全做大做体面。曹雪芹描写其场面也是不惜笔墨,着力渲染,把秦可卿丧事的隆重描写得无以复加。

第二次是贾敬之死。贾敬之死,因在为老太妃守制期间,丧礼办得不是十分隆重,但作者详细地记述了皇上赐职并准王公以下祭吊等情形,至于贾珍父子如何告假驰归、贾母等如何哭祭、贾珍等如何按礼治丧等写得还算是比较详细的。

第三次是尤二姐之死。尤二姐因不是正妻,她的丧礼办得比较简朴,但尽管如此,作者还是不厌其烦地详细描写了贾琏怎样现在临街正墙上开门搭棚、怎样做佛事、怎样赊五百两银子买好板治棺等,可以说,作者对丧事的描写,没有一次是轻描淡写地应付了事的。

作者对一次次丧事的详尽慎重的叙述,说明了他对死的充分重视,这正是中国传统的生死观在作者创作过程中的反映。

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

作者如此重视死,从另一个方面说明了他对生的重视。

然而通读《红楼梦》,我们发现,从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到前八十回王道士胡谄妒妇方,前后十来年的时间里,宁荣二府竟只有死亡的,没有出生的。贾府已然没有了延续香火的希望。

鲁国富:红楼生死结

从第三回到第八十回,贾府的死亡记录如下:

主子三人,分别是秦可卿、贾敬、贾瑞。

半个主子一人,即尤二姐。

奴才五人,即瑞珠、金钏儿、鲍二家的、五儿、晴雯。

“胎死腹中”的二人,一个是王熙凤六七个月小产的哥儿,一个是尤二姐腹中误打下来的男孩。

若把视野放大,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与贾府有姻亲关系的人先后死亡的有:

黛玉的父亲林如海。

秦可卿的父亲秦业、弟弟秦钟。

赵姨娘的兄弟赵国基。

尤二姐的妹妹尤三姐。

这里还不包括林黛玉进贾府前死去的黛玉的弟弟、黛玉的母亲贾敏、贾政的长子贾珠以及尚未明门过道给宝玉的袭人的母亲。

如果进一步把范围扩大,整个前八十回,从黛玉进贾府那一年算起,先后死去的人则还有被薛蟠打死的冯渊、被王熙凤弄权害死的张金哥及其未婚妻、姑苏刺绣女子慧娘以及皇宫里的老太妃。

可是在《红楼梦》前八十回里,印象中记录新生命诞生的只有一次,这就是娇杏嫁给贾雨村后“只一年便生了一子”,且这一个新生命还是和贾府没有直接关系的。

整个《红楼梦》好像就是一部死亡记录。

死多生少,生死不继,死生比例严重失调,这便是《红楼梦》全书最可怖的地方。

鲁国富:红楼生死结

过去那个时代,不要说在四世 “同堂”的贾府,即使是只有父母儿女二代人的家庭,十余年没有一个人口出生也是极不正常的。

因为在那个时代,一般的女子年满十五岁便可出嫁,男子十七岁便可婚娶。这样的青年男女结合,正常情况下来年便会生子。而且由于生育早,他们做爷爷奶奶的时间也早,许多人在三十四五岁的时候便升级为祖父母。

而且在他们升级为祖父母的时候,他们自己往往还有很强的生育能力。正因为如此,在那个时代,才会出现许多姑姑叔叔比侄子侄女年龄还小的现象。

所以在那个年代里,每个大家庭每隔二三年就有一个新生命诞生应该是很正常的现象,否则不仅不正常,而且很不正常。

对贾府这样的大家庭来说更应该是这样。

那么贾府的育龄妇女有多少呢?

我们先看荣府。

薛宝钗进贾府的时候,薛姨妈大约四十岁,王夫人是她的姐姐,有人推算,她那时大不过四十四五岁。四十四五岁这个年龄有生育能力的妇女还是很多的,但概率当然比年轻人小了很多。

贾政除了王夫人外,还另有两个妾,一个是周姨娘,一个是赵姨娘。有人考证说周姨娘是王夫人陪嫁过来的,那么她的年龄应该和王夫人相当,生育能力或有或无。而赵姨娘应该年轻很多。林黛玉进贾府的时候是六岁,探春比黛玉小,就算她比黛玉只小月份,她那时也至多六岁,则赵姨娘那时应该在二十四五岁至多不超过三十岁,这个年龄正是生育旺季,因此赵姨娘在十多年时间里竟也没有再生育就很奇怪。

李纨守寡略过不谈。

宝玉虽然未娶,但和袭人是有肌肤之亲的。在后来的好多年时间里,宝玉和袭人不可能再没有亲热过,可奇怪的是在那个避孕手段十分落后的年代,袭人竟然一次也没有怀孕过,这也是极不正常的,毕竟他们都是年轻人!并且和宝玉有肌肤之亲的还可能有碧痕,碧痕也没怀孕过。

荣府里的贾赦一门,邢夫人是续弦,照理年龄应该不大,但她的年龄到底多大不好下断论。据王熙凤说,贾赦左一个小老婆又一个小老婆放在房里,他的小老婆应该很多的。邢夫人不能生育,贾赦的小老婆应该是能够生育的。是不是贾赦太老了呢?应该不是。因为邢夫人劝鸳鸯给贾赦作妾时曾说,“过一年半载,生下个一男半女,你就和我并肩了。”说明贾赦并没有老到不能生育的程度。因此在这十来年的时间里,贾赦也应该有子嗣出生才对。

贾琏夫妇和平儿、秋桐正年轻,他们不必细说。

再看宁府。

宁府的贾敬一心向道,且不管他。

黛玉进贾府的时候,贾蓉大约十六七岁。贾蓉是贾珍的长子,因此那时贾珍的年龄正常应该在三十五六岁,最多不超过四十岁。尤夫人是续弦,年龄应该比贾珍小。除了尤夫人,贾珍还有佩凤偕鸳两个小老婆,这两个小老婆应该更年轻,因此在这十多年时间里,贾珍也应该有子女出生才合常理。

秦可卿死后,贾蓉旋即有了续弦,并且他应该也有通房丫头之类的小老婆。在十多年的时间里,贾蓉的房中更应该有新生命诞生才是。

这还只是主子,没算奴才仆人。

庆生、嫁娶、祝寿、丧葬,是中国这个人情社会特别重视的几件大事。在《红楼梦》中,后三者都有记录,有的还不止一次,唯独庆生一次也没有,这是作者选择性忘记,还是作者无意为之,抑或荣宁二府在这么多年的时间里竟真的没有新生命的到来?这便是《红楼梦》中值得我们去解的生死结。

鲁国富:红楼生死结

古人那么重视香火,可是《红楼梦》却没有诞生延续香火的生命!

没有新生命的诞生,贾府的未来在哪里?!

红楼人物的未来在哪里?!

本文作者:芹梦轩(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4409635656368653/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秦可卿   尤二姐   红楼梦   贾珍   贾敬   贾琏   汉朝   王熙凤   贾母   秦始皇   儒家   王圆箓   江苏   曹雪芹   仪礼   十三经   晴雯   孔子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