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千古绝唱《钗头凤》,陆游和唐婉的对唱

网络整理 2019-05-29 最新信息

说起陆游大家的第一印象肯定就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或“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等耳熟能详的诗句了,但又有多少人知道,陆游也有过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呢?

千古绝唱《钗头凤》,陆游和唐婉的对唱

南宋诗人陆游和表妹唐婉的情爱悲剧,凄婉感人。1125年11月13日,陆游诞生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小镇,诞生在金兵铁骑任意践踏的那个清晨,诞生在战乱、动荡、纷争的华夏民族的寒流之中。表妹唐婉从小饱读诗书,聪慧美丽,与陆游青梅竹马,结为伉俪,他们演绎了南宋最优雅、最温婉的经典爱情。

而陆母恐陆游儿女情长,荒疏功业,时迁怒唐婉,责骂不已。不到三年,棒打鸳鸯。最初陆游暗想雪藏唐婉,但陆母当下,给儿子另娶王氏成妻,二人终于在母命难违的逼迫下,被迫分离,唐氏改嫁“同郡宗子”赵士程,彼此之间音讯全无。

两人的再次相遇是在绍兴二十一年,这一年陆游27岁,他们相逢于沈园,两人见面自然是感慨万千,原本的夫妻再次相逢时竟只能行礼节性的问候,心中纵然有千言万语碍于封建礼法也不能对其诉说,于是陆游乘着醉意作词一首,独自黯然离去,这首千古绝唱《钗头凤·红酥手》就这样诞生了。

千古绝唱《钗头凤》,陆游和唐婉的对唱

原文: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译文:

你红润酥腻的手里,捧着盛上黄縢酒的杯子。满城荡漾着春天的景色,你却早已像宫墙中的绿柳那般遥不可及。春风多么可恶,欢情被吹得那样稀薄。满杯酒像是一杯忧愁的情绪,离别几年来的生活十分萧索。遥想当初,只能感叹:错,错,错!

美丽的春景依然如旧,只是人却白白相思地消瘦。泪水洗尽脸上的胭脂红,又把薄绸的手帕全都湿透。满春的桃花凋落在寂静空旷的池塘楼阁上。永远相爱的誓言还在,可是锦文书信再也难以交付。遥想当初,只能感叹:莫,莫,莫!

陆游题词之后,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怅然而去。陆游走后,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将这首《钗头凤》词从头至尾反复看了几遍,再联想到自己现在的境遇,唐婉不由得泪流满面,于是提笔和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于陆游的词旁。

千古绝唱《钗头凤》,陆游和唐婉的对唱

原文: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译文:

世事炎凉,黄昏中下着雨,打落片片桃花,这凄凉的情景中人的心也不禁忧伤。晨风吹干了昨晚的泪痕,当我想把心事写下来的时候,却不能够办到,只能倚着斜栏,心底里向着远方的你呼唤;和自己低声轻轻的说话,希望你也能够听到。难、难、难。

今时不同往日,咫尺天涯,我身染重病,就像秋千索。夜风刺骨,彻体生寒,听着远方的角声,心中再生一层寒意,夜尽了,我也很快就像这夜一样了吧? 怕人询问,我忍住泪水,在别人面前强颜欢笑。瞒、瞒、瞒。

唐婉在写完这首词后,一病不起,最终在秋天香消玉殒。陆游得知此事后,悲痛万分,万念俱灰的陆游从此复制了那个时代多数士大夫的历程,白日放歌纵酒,夜晚闲赋在家,空任岁月蹉跎。

晚年的陆游,每年春上必由儿孙搀扶前往沈园凭吊唐婉,每往或诗或词必有寄情。以沈园为题悼念唐婉的几首诗,让历代有情人和文人骚客刻骨铭心,留下诸多的感叹。

本文作者:历史鉴闻(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696019636019790349/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陆游   唐琬   沈园   南宋   恋爱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