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翘舌音”是胡人带来的吗

网络整理 2019-06-18 最新信息

多年以来,中文网络上有个流传相当广的“江湖传言”,也就是“翘舌音是胡人所带来”。认真说起来,大家都知道,北京话有翘舌音,而建都北京的清廷又出自东北满洲。这似乎很容易将两者联系起来,于是这个传言的历史更加悠久往少说也有一百五十多年了。早在19世纪中叶太平天国起义时,以两广客家人为主体的太平军领袖们就在《奉天讨胡檄布四方谕》里痛斥“中国有中国之语言,今满洲造为京腔,更中国音,是欲以胡言胡語惑中国也”。“胡言胡语”,在此实在是一语双关。至于几十年后的章太炎更是把北京话称为“金元虏语”。不过,以太炎先生国学素养之深厚,竟然出此惊人之语,大概已经越出了“学术”范畴了。

“翘舌音”是胡人带来的吗

章太炎

实际上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可以说,翘舌音与“胡人”无关,反而是汉语固有的。具体而言,今天的zh、ch、sh就是从《切韵》-《广韵》系统中的“知彻澄章昌禅书船庄初崇生”这几个声母演化而来。既然是中古汉语就有的语音现象,自然会在今天的汉语方言里留下痕迹。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拥有“卷舌音”的汉语方言远比大众认知里的“北方话”为多。

“翘舌音”是胡人带来的吗

中古汉语(隋唐音)就有一组翘舌音

吴侬软语中的“苏州评弹”向来被称为最为传统的“苏州闲话”,其中就保留了当代苏州话已经消失的一组翘舌音。同样,1900年出版的《西蜀方言(Western Mandarin)》也显示当时的成都话平卷划然两分。更夸张的是,甚至岭南的广州话里过去同样不乏卷舌音,只是当时(19世纪)的西人记录到“有些人不太能分”了。对于粤语中的这一情况,今天香港所用的地名、人名拼写所用的拼音,体现的就是“一种已经灭绝的广州话”,比如“石shek”与“锡sek”之间,平舌卷舌泾渭分明。另外,甚至汉语传播的最南端越南的汉字音系统(“汉越音”)里同样保留了平舌卷舌的区别。要知道,历史上的越南从未被女真、蒙古、满洲人的武力征服过,汉越音中的卷舌音自然绝对不可能是“胡人带来的了”。

“翘舌音”是胡人带来的吗

越南语音系中有一套翘舌音

进一步的釜底抽薪来自“胡人”语言本身。无论是突厥语、蒙古语还是满语,都是本来没有卷舌音的语言。

“翘舌音”是胡人带来的吗

蒙古语的翘舌音只用于汉语借词

就与北京话有着深厚渊源的满语而言,在入关之后,满人为了方便记录汉语中卷舌音甚至特别创制了几个字母——在满族本族词汇里,这几个字母从来不会出现。结果事实就显得有些讽刺了,非但不是“胡人”带来了卷舌音,恰恰相反,反而是汉语将卷舌音传给了“胡人”的语音(比如满语和蒙古语)。

本文作者:杂史谭(今日头条)

原文链接:http://www.toutiao.com/a6703451471842640397/

声明:本次转载非商业用途,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确的作者和来源;仅用于个人学习、研究,如有需要请联系页底邮箱

Tags:历史   满族   太平天国   章太炎   越南   苏州   女真   蒙古   评弹   大众汽车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